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还原传奇配方埃及法老与庶民的香水

 

  这扑鼻的异香,属于远去的法老,也属于今天的埃及人,更属于全世界,这是暗香涌动的历史。而埃及人,降生、结婚、生子,直到死亡的整个历程,都浸润在对香水的迷恋中。

  

  味道总是会成为开罗记忆的一部分

  味道总是会成为开罗记忆的一部分

  清晨的开罗,薄雾正悄悄消散,溽热的气息随之一点点地袭来,从高大的清真寺塔楼尖顶上降临城市。渐次席卷整个城市的喧嚣声和汗?哈利里市场那缭绕不去的香精味道一起,将开罗人从睡梦中唤醒,开始新的一天。

  

  几乎每一家香水店都会为顾客现场展示制作香水的工艺流程

  走出旅馆来到大街上,味道就成为开罗记忆的一部分。阿拉伯咖啡、胡椒、桂皮、石竹花、茴香的味道与炸鸡店飘出的味道一起,在街道上冲撞。这其中,我还嗅到丝丝缕缕的香水味儿,若隐若现,绵绵不断,好像旅行了几千年不死的精灵。《旧约》中记载:摩西流放归来的时候,上帝令他奉献橄榄与香料制成的圣油。这不仅仅是传说,因为古埃及人4000年前就开始提炼香精了。今天尼罗河两岸那些庞大神庙的遗址中,还保留着古老的香精制作场所。

  在我循着这些气味寻找其历史与传奇纠缠不断的身世之前,一个出租车司机尚未停稳车子,便将大半个身子探出车窗朝我喊着“Sabah el ward”(早上好)。那么开始吧—去寻 找法老的香水。

  

  一瓶10盎司的香精的榨取竟需数万朵鲜花

  市井有异香

  汗?哈利里市场比城市的其他部分更加喧闹,人潮和声浪好像是被香精激活的荷尔蒙四处冲撞。欲望满足后的兴奋、失败的生意带来的沮丧、兴致高昂的讨价还价。蒙面或不戴面纱的妇女,身着或传统长袍或摩登衬衫的男子,带着不同的香味走过。

  每一家香水店都会为顾客现场展示制作香水的工艺流程,从机器研磨香精原料、手工吹制玻璃香水瓶到香精勾兑调制香水等环节应有尽有,而出售的香料可分为香精、香料、花粉香精、水果香精、康复油等多个系列,客户购买了香精香料之后,还可选择一个喜欢的香水瓶,由专业技师现场勾兑成一瓶独特的香水。

  图坦卡蒙香水店的老板兼调香师努尔丁给我展示香氛的神奇。我抓起一瓶香精,他熟练地接过来,在一杯水里加了两三滴,慢慢搅匀,然后把它洒向室内各个角落。一丝丝橙花的香味渐渐升腾起来,钻入我的鼻子。房间外燥热和喧嚣带来的不安渐渐消失了,一股愉悦之情从内里渐渐占据脑神经。香氛留存持久,有小苍兰、月桂的香气依次窜出来,如舞蹈的精灵,微妙而自然。

  努尔丁满意地告诉我,埃及提炼香精的历史与金子塔一样漫长。古代埃及人用布裹上香草、花瓣,并由两个人不停地绞紧布条,将花草中的汁液压榨挤出,再经过诸如过滤、发酵等工序制成香精。一瓶10盎司的香精竟要数十万朵鲜花。埃及的香精不含酒精,也不含油脂,不会挥发。最有名的埃及香精中有一种叫白玫瑰,打开香水瓶盖,玫瑰香气萦绕屋宇竟有数天之久。而由埃及传统草药混合制成的“尼罗河的秘密”则有消除皱纹的功效。

  

  雾中开罗

  努尔丁回忆道,他曾为妻子特别调制过一瓶香水作为结婚5周年的礼物。调制的过程颇费心思,甚至在漫长的等待中,他不确定这到底会是什么样的香氛。香精、蒸馏水、酒精和其他的香料一点点汇聚在一起。当终于集满了一小瓶淡紫色的液体后,努尔丁和妻子一同将其打开。那一刻,迸发出“与生命一样持久的幸福”,他是这么描述那难忘的时刻的,“虽然生活的苦难也很多,但这就是生活的一部分”。

  就像美国著名调香师提菲所说:“我愿尝尽所有花香和苦难,去捕捉香水的美。而我想这苦难在埃及会尤为严重,在埃及,香水带来的苦难不是探寻,而是取舍。”这扑鼻的异香,属于远去的法老,也属于今天的埃及人,更属于全世界,这是暗香涌动的历史。而埃及人,降生、结婚、生子,直到死亡的整个历程,都浸润在对香水的迷恋中。

  告别努尔丁,阳光下的汗?哈利里市场更加忙碌,要知道,这里为海外香水制造商提供香精已经超过100多年。而穿梭在堆满香水瓶的一家家店铺就如同穿越时间的走廊—图坦卡蒙、拉姆西斯、哈齐帕苏、克丽奥佩特拉,这些以历史上伟大君主命名的香精名和店铺名,正将我们带回法老时代。

  香精的角色在古埃及社会更神圣到无以复加,最尊贵的祭司才有配制香料的权利,而且配制之前必定要举行特别的仪式。

  

  古埃及壁画

  还原传奇配方

  尼罗河西岸的伊德夫,是一座重要的古埃及神庙遗址,而这里,也是当时的香水实验室。在努尔丁的带领下,我们的出租车一路颠簸到达了距阿斯旺大坝105公里处的神庙。伊德夫是埃及最受崇拜的一座神庙,地位仅次于卡纳克神庙。神庙建于托勒密六世时期,用于供奉鹰头神霍拉斯,其主体建筑是一座18世纪60年代发现的宏大的多柱大厅。大厅四壁有许多浮雕,描绘的是霍拉斯和他的妻子海瑟约会之日的故事,而抬头看,天花板上还有努特女神的美丽浮雕。

  但这些不是我来的目的,努尔丁带我走进大厅的西北角一个狭小的房间,没有窗户也没有其他的孔道作为通风设备。这看起来像香料储藏室的小房间正是古埃及人的香水实验室。墙壁上的象形文字就记载着几个世纪不对外公开的神秘的香精配方,承担着圣油的调配和祝圣工作的高级神职人员小心翼翼地守护着这些秘密。从原料、比例、添加顺序、加热和浸泡时间以及所需器皿,一直到成品的重量在当时都有详细的规定。这一时期,香精和化妆品制作工艺更被严密地垄断。

  正是在这里,古埃及最重要的香精之一kyphi被日复一日地制作出来。

  在今天欧洲的专业实验室里,调香师们从来自埃及的那些诸如描述伊德夫神庙的考古文章中寻找蛛丝马迹,去调配古老失传的kyphi。一个大大的水槽,以及一张摆满了电子天平、木头研钵、滤锅、试管和各种所需原料的试验台占据了房间,这里正在进行着一次次旨在于还原Kyphi的古老配方的实验。这里的专家告诉我,一些资料认为,kyphi由16种原料组成,而另外的一些配方里显示的原料数各不相同,最多的有50种原料。为了找到真正的kyphi配方,调香师们对每一个配方都进行了实验研究。这是一个极其繁琐的过程,且对专业知识的要求也很高。但至少,我们今天终于能通过埃及学家和植物学家们提供的宝贵线索中找出古埃及调制kyphi的真正原料和制作方法。

  调香师们将花籽、油莎草的根茎、刺柏的浆果还有其他原料,先进行轧碎再研磨成细小的颗粒,再经过过滤和浸泡,最后得出成品。香熏时的kyphi,头调为花香,中调有点辛辣,后调类似于香脂,层层叠叠的香味依次从古老的、消失已久的古埃及穿越时空走出来,这感觉简直妙不可言。

  这一个奇妙的实验再现了古埃及人对香精的制作。那时候专门制作香精的祭司们正是在类似伊德夫神庙的小房间里制作这些神圣的香水。

  

  香精在古埃及的宗教活动和世俗生活中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古埃及香水代言人

  关于这漫长时光之前的故事,同样都反映在今天那些高大的神庙遗迹之上。一位研究古希腊的著名学者曾经说过:“如果考古学家不能还原历史的精华就无法真正重现历史。我想说,精华,也就是灵魂,是无数不可替代的香气。”

  可历史似乎总是以传奇开始,香水也不例外。

  传说大约公元前2040年的中王朝,一支海上舰队遇上了大风暴迷失了方向,经过数日漫无目的的漂泊,终于在一座不知名的小岛登陆。一条周身覆满金银珠宝的巨蟒守护着产自这里的奇异香料。埃及学家认为,这个香料之岛就位于红海以西、毗邻今天苏丹和埃塞俄比亚。舰队随后将这个香料之岛的发现带回埃及。哈齐帕苏法老再次派出舰队前往小岛,命令“那里有的是上好的香木,你们务必满载而归。”之后舰队带回来数棵香木,将其培植在了埃及。今天,我们还能在Dei rel-Bahari的陵墓柱廊之上看到描述这个历史事件的浮雕。

  那时候的古代埃及植被丰茂,有着优越的气候条件和较高的文明程度,这一条件为孕育和发展香精文化奠定了基础。香精,不论在宗教活动还是世俗生活中,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香精的角色在古埃及社会更神圣到无以复加,最尊贵的祭司才有配制香料的权利,而且配制之前必定要举行特别的仪式。法老王在重要的宗教仪式中会在不同的神像前燃烧并擦涂各种具有象征意义的精油。由于法老被认为是众神之神的太阳神,太阳神庙取代金字塔,成为法老新的纪念性建筑。在诸如卡纳克、卢克索、菲莱和阿布辛贝这样的神庙中,在一长串的繁缛礼仪的过程中,祭司每天三次点燃香料,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