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美女    名称  交警  美食

云南“女儿国”--当代摩梭女性速写

 

  

 

  图为泸沽湖美景(4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唐小可 摄

  正是花红柳绿时,川滇交界的小凉山深处,泸沽湖澄澈如镜。

  世居于此的摩梭人,至今保留着母系氏族社会习俗。泸沽湖“女儿国”因此名扬天下。

  听“女儿国”的女儿们讲述她们的昨天和今天,记者在新奇之中生出阵阵感动。

  编织未来的阿七独支玛

  推、拉,推、拉……在阿七独支玛“手的舞蹈”中,木制手工织布机织出片片五彩云霞。

  阿七独支玛是摩梭“大名人”: “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宁蒗县摩梭传统手工纺织厂厂长,云南省宁蒗县永宁乡温泉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在昆明,在丽江,在凡有摩梭围巾专卖店的城市,“阿七独支玛”这几个字就是“金字招牌”。

  手工织布是摩梭妇女的传统工艺,阿七独支玛织出的图案漂亮而别致,游客的喜爱启发了她做“摩梭产业”的灵感。靠着最初的75元起家,她开始滚起了摩梭围巾的“雪球”。当挣到5000元的时候,阿七独支玛办起了自己的工厂。如今,温泉村和周边村的900多户摩梭妇女集聚在她的周围,“摩梭产业”初具规模,温泉村也成为全县重点扶持民族文化示范村。

  然而随着摩梭手工布艺品畅销各地,大量的假冒产品应运而生。为保护摩梭人创出的品牌,阿七独支玛注册了自己的商标,着力扩大摩梭手工织布的影响力。阿七独支玛说:“我相信政府会保护摩梭人的权益,我也相信能找到真诚的合作伙伴。”织布之外,她又带领全村人种起了药材。“不努力,就没有未来。”她说。

  

 

  阿七独支玛在看村民织布(4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唐小可 摄

  返乡创业的格则永都

  繁花满枝的海棠树下,格则永都为记者斟上芳香四溢的苦荞茶。这个摩梭大家庭的第三代女子,是大落水村“摩梭风情园”客栈的实际管理者。

  记者好奇的是,这个秀气勤快的摩梭姑娘,大学毕业后毫不留恋五光十色的城市生活,径直回到了泸沽湖,一头扎进自家的小客栈辛勤劳作。“我在考大学填报专业时,想的就是回家干事业。”毕业于昆明旅游学院酒店管理专业的她这样回答,“祖母年纪大了,母亲一个人管理客栈太累,我想帮她分担一些。”

  大落水村73户人家,如今在校读书的大学生就有10多个。格则永都说,同学朋友中,很少有人愿意回来。“无论留在城市还是回到家乡,都是她们自己的人生选择,都值得尊重。”

  作为村里最早开客栈的家庭之一,格则永都家的客栈从上世纪90年代末4间客房起步,已经发展到40多间客房的规模。每到旅游旺季,客栈的客房总是爆满,也是格则永都起早贪黑最辛苦的时期。面对着碧波荡漾的泸沽湖,守着老祖母和大家庭,每天还能接触到从天南地北来的游客,她觉得再累也是一种幸福。

  格则永都的姐姐在丽江城里工作,结了婚。将来是像姐姐一样选择结婚还是坚持摩梭人传统的“走婚”?格则永都对这个问题笑而不答,留给记者一个悬念。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